加入收藏
010-88258766(工作时间直拨热线)
010-88257755-8140(节假日热线)

媒体报道

cctv sina baidu 腾讯 网易 新华网 搜狐

中国和加拿大医院看病的差异

时间:2012年03月0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今天去了蒙特利尔神经病学研究所(MNI)的脑电图室看了他们做脑电图的流程。下午看了颅内电极置入术后对患者进行电刺激的过程。对比中加两国医师做这种事情的流程,有所感悟。首先西方国家的医疗设备都很先进,而且数量也很多。从事临床辅助的人员(技师、护士)比国内多的多。前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后者需要医院支付大量的工资。西方看病都是走保险,因此患者感觉不到昂贵,实际上要是自费的话,那是非常昂贵的。西方国家政府在医疗方面的投入也很大,占GDP的比例要比中国高很多。另外西方国家很多富人向医院捐款。就我所知,MNI就是靠洛克菲勒的捐款和捐地建起来的。有一次加拿大的一个实业家一次就向MNI捐了1500万加币,相对于人民币1亿多。实验室外面有个排行榜,捐款超过1000万的有谁,超过500万的有谁,超过100万的有谁,都是加币,加币现在=美元,挂在醒目的位置。这在中国是没有的事情。这与西方人重视健康的理念有关,中国人说白了就是命不值钱。中国富人有钱了就包二奶、三奶、修祖坟等等。内地富豪给医院捐款的好像真没有。当然这里的医疗服务是非常人性化的。做脑电图的技师一个上午只做两个20-30分钟的门诊脑电图,做的很细致,头围反复量,用笔标记,在国内的话,要是做多了,熟悉了,一般技师都是目测大概的位置就行,一般不再测量。带头皮电极的过程中和患者的交流很多,时刻询问患者有无不适,反复叮嘱患者若有不适需要说出来。感觉国内这种非创伤性检查一般都不会反复说,其实这么说是一种对患者的尊重。哪怕监测时间那么短,什么视觉诱发,闪光刺激,睁闭眼,过度换气,睡眠诱导,都不落下。做完检查后立即带患者去另外一个地方,有技师等在那里去掉头上的电极膏。这在中国都是患者自己洗。这里是你干干净净来,让你干干净净回家。开颅术后的脑袋包扎也是干干净净,电极线摆放十分整齐、利落。这些细节做得比中国好的多,这就是他们技师比中国多的优势。这些活在中国多数都是大夫去做,使大夫长期疲于应付这些琐事。说到这里想起下午的电刺激,大夫全程都在跟患者交流,大概1小时半,一边刺激,一边与患者交流。具体操作都是技术员在边上。大夫定时将自己的发现和理解说出来并录音,完事后由技术员根据录音整理记录,以后大夫签字。这里的门诊大夫都是这样,看病时就是在分析病情,询问病情,跟家属解释,探讨,商量治疗方案,完毕后将大概病情和下一步的治疗方案说出来并录音,交给秘书整理打印出来,大夫签字就行。真正做到了把大夫的时间交给病人。大夫不做无谓的杂事,要知道,在西方国家的医院养活一个大夫的工资能养活十个技师还有绰绰有余。这里没有人检查病历,没有所谓的三级查房等国内流于形式的东西。但是病例讨论和学习氛围非常浓厚。这里的病历都是住院医师书写,比较简单,病人出院后的病历都是由大夫自己保管,每个大夫都有自己的病案柜,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附近。由秘书管理,若是有患者来复查,秘书就提前把以前的病例找出来。当然这里看病都是提前好久就预约好的。秘书都已经把前期准备工作做好了。周一上午讨论病例,周五上午也有讨论,还有低年资医师的学习研讨会,病例展示或者专题讨论等等。反正大家都积极发言,提问,多数都能坚持到最后,很少有人开小差离开。我参加国际会议也有此体会。西方国家的医师和日本的医师参加学术会议听得都很认真,提问也很积极。中国人参加国际会议很少提问,很少能坚持到最后,一般后来两天就去玩去了。国内的会议更不用说,大多数人参加会议的目的就是出去玩一下。这可能是西方的医师更加爱岗敬业,竞争更加激烈,因为他们的待遇非常高,谁也舍不得砸掉自己的饭碗。当然水平不高就可能没有病人,谁不努力学习呢?国内是谁能当上领导谁就有病人,谁就能掌握所有的资源为己所用,有了病人水平也会逐步提高。所以中国人是先取得行政地位再提高学术地位,跟西方是反的。当然西方医院一般不讲究什么行政权力,医生是自由职业者。这里的医生做手术条件非常好,就说神经导航仪吧,每个手术室有一台。而且医院还聘了两个神经导航仪公司的人在医院工作,这就比国内专业多了,国内一般一个医院有一台那就相当不错了,而且导航仪的具体操作都要医师来做,对医师而言当然这也是杂活,也不专业,弊端不仅仅是增加医师负担,关键是没有医师和仪器软件开发人员的互动。他们这里就是医师和工程师天天在琢磨这个系统,改进这个系统。对医生帮助很大,对工程师也帮助很大。结果就是推进了仪器的不断革新。所以他们把软件都卖到了全世界。这里的医师一般都是每周做一到两个手术。癫痫而言就是每周一台手术。这里一般都是老板,加下面一个主治,一个住院大夫。住院大夫是轮转的,主要写病历,管床,也跟着出门诊,24小时值班,周一到周五不离开医院,周六周日电话值班,可离开医院。主治医师也跟着查房,上手术,手术是主力,开关颅都是他做,里面的有时也做。大老板出门诊,收病人,定方案。其实我看国外的医师还真不如国内的医师辛苦。一周一两台手术能辛苦到哪里去,而且没有杂事。杂事都技师干了。没有无聊的没完没了的病历检查,瞎编的三级查房。概括而言:中国的医师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做一些无聊的但又让人心力憔悴的杂事上,国外的医师把大部分时间用在看病和学习上。就工作繁重性而言中国的医师比国外的医师要累,精神压力更大,收入更低。就病人而言,中国的病人付出了相对更昂贵的费用(好多是自费),得到的是相对差劲的服务。问题在哪儿呢?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外科   张光明
(作者: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外科 张光明 编辑:admin)
延伸阅读:

专家答疑

我要提问?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癫痫中心地址:北京石景山区石景山路5号

邮编:100049 电话:010-88258766  或  010-88257755转8140,8141,8142

2006(c)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癫痫中心  京ICP备10027322号 京ICP备10027324号